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快讯 >
详细内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16 10:24  点击次数:

积极财政政策重在落实降税等


NBD: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发力方向之一是促进投资,我们看到今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比较平稳,您认为当前积极财政政策对于促进投资、稳定预期有哪些作用?
罗志恒:积极财政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在政府收入端,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提高企业盈利能力,比如降低增值税税率,减少占用企业资金流,降低社保费率也可以直接降低企业成本,提升利润,提高企业的投资能力。
另外是在支出方面,今年我们增加了赤字,专项债规模也大幅增加,从前几月的财政支出来看,交通运输支出同比增长33.1%,节能环保支出增长26.6%,这些基础设施建设类的支出增速比较高,表明积极财政政策在稳投资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稳定预期方面,减税降费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们看到今年年初以来,资本市场表现良好,主要在于减税降费给了市场较大的信心。而在PMI指数中,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从今年1月起连续4个月都处于高位,也反映出企业的预期向好。
NBD:4月份工业、投资、消费等经济指标增速出现回落,您认为下一阶段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有没有可能对此作出一些调整?
罗志恒:积极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这是已经明确的政策。赤字率和专项债规模在两会期间已定,年内仍会保持政策基调,同时有可能在节奏上进行调整,积极财政政策重在落实降低增值税税率、社保费率等一系列举措。
相对来说,货币政策空间要大一些。今年货币政策的一个导向,就是要使我们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大体是匹配的。
目前M2增速较去年有一定程度上升,4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5%,还有一定提升空间。但货币政策最重要的是要疏通传导机制,2019年货币政策重心应是从宽货币到宽信用,采取结构性货币政策,定向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支持实体经济。


上一篇:还需继续发掘新经济增长动能 -----下一篇:没有了